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张家口资讯 > 张家口文化 > 「张垣文化」【闲情逸致】老支书的情怀(苏颖)

「张垣文化」【闲情逸致】老支书的情怀(苏颖)

2019-11-05 15:45:19张家口文化 人已围观

简介   温秀荣   农村里有一种人物角色,用现在的说法来称呼就是村支部书记,简称村支书,在人民公社时期,人们叫他们大队书记。他们是国家体制最基层的领导干...

文前导读:

「张垣文化」小品演员诈骗被判12年 曾与冯巩合作上春晚(苏颖)

「张垣文化」《张家口诗人作家丛书》第二辑、第三辑出版(婉婷)

「张垣文化」四省区东、西路二人台邀请赛今开幕(婉婷)

「张垣文化」当时只道是寻常(杨舒帆)

   温秀荣

   农村里有一种人物角色,用现在的说法来称呼就是村支部书记,简称村支书,在人民公社时期,人们叫他们大队书记。他们是国家体制最基层的领导干部,在过去的年代里,却是农村社会里最重要的人物。完全可以理解为国家政治体制及管理体制伸向广大农村的末梢神经。

  农村其实是一个复杂而松散的小社会,管理和领导的难度很大。非德高望重、德才兼备者不能胜任。大队书记的人选,绝非他们本人的一厢情愿,更不是其他手段可以奏效,那必须由下乡工作组推荐、前一任大队书记重点培养、公社主要领导考察同意、全大队社员认可之后方可上任,而他本人的意愿反倒在其次了。也就是说,社会上下一致同意某人,某人基本上是必须为集体着想了。

  在沽源的一些村子至今流传着一些关于老支书的故事,聊可代表他们那一代支书的情怀。那时候国家许多大事第一时间就传达到大队书记一级,有的消息极为保密,不允许告诉父母妻子,支书们都守口如瓶,夜半出去开会,回家不吐露一个字,妻子误解也在所不惜。

  大集体生产,大队又分为四五个生产队,在大队的统一指挥下搞农业生产,许多大队书记为了本大队各生产队的粮食产量增多,社员分红提高,殚精竭虑,忙得像总理一样日理万机,经常顾不上照顾老婆孩子。有一位支书的小儿子因为家里孩子多、家务活儿多顾不上照看,掉进了村边的水井里。幸亏河边有洗衣服的妇女听见了哭声,跑去田地里喊人,孩子才获救,就是救孩子的过程,当大队书记的父亲也不在现场,他为大队出外调优良种子去了。好在水井也不是很深。孩子落下了后遗症,每受惊吓,就浑身抖动不停,就是上学后,面对老师的提问,也总是瑟瑟发抖。

  还有一位老支书,因为本大队畜牧业资源比较丰富,号召全大队几个生产队合资从北草地购买回来一匹良种公马,为全大队马的繁育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公社发现后,曾经下通知让他们大队把这匹种马无偿上交给公社,老支书为了维护大队的财产,申请辞去大队书记的职务。公社不舍得这位老支书,这才作罢。

  也有的支书,把本大队的农业生产搞得顺应自然规律而不是盲目跟着形式主义的浮夸风等等,也因此被公社公开点名批评。挨了批评后他并没有消极情绪,因为,全大队的社员对他的爱戴足以让他对工作一如既往地激情燃烧下去。

  那时代的老支书们往往都是农村种地的行家,全大队里的道德模范。指挥种地比较精明,调节社员之间、人们家庭内的矛盾比较有权威,能服众。他们的院子整洁而普通,一般情况下社员们不愿意去,那里似乎散发着威严之气。但是,有时候夫妻闹意见、邻里有纠纷,大队的治保主任调节不开的时候,矛盾的双方就会气呼呼地踏进支书的院子里来,而往往又总是赶上吃饭的点儿,因为农村忙,除非吃饭时间,一般支书不在家。而这时,老支书往往都要光着袜底跳下地来,把来告状的男人让到炕里面坐下,让老婆拿碗筷,找柜里是否有一点酒,于是,支书家的不速之客就往往成了座上宾,先吃着,再说其他。来告状的女人也往往在全大队人都尊敬的老支书面前忸怩起来,不再好意思啰嗦那点儿家务小事了。至于邻里纠纷,老支书总是一看双方当事人,就基本能猜出谁是谁非了,因为,全大队人的人品性情都装在他的脑子里呢。老支书总是先批评那个厉害的人,出于长辈或者年龄的优势,谁也不敢顶嘴的。最后再批评几句另一个人,甚至有时候,就直接裁断官司了。也是奇怪了,竟然没人反对。因为,老支书往往很公平,甚至,偏向一点弱者。在村里,有许多人时隔多年都记得那些纠纷,那些裁决,感谢老支书充当了他们关系的粘合剂。

  农村社会因为贫困,人性的弱点更容易暴露得一览无遗,大大小小的矛盾层出不穷;因为文化落后,人们精神生活贫乏,飞短流长格外多,一有空闲,村中央的空地儿就形成一个言论市场,但是,无论他们说得多么热烈,只要老支书倒背着手从远处走过来了,这些闲言碎语的制造者都会知趣地闭上了嘴,老支书在社员的心目中那是真有威严感。有个巧嘴村妇曾经开玩笑说过,大队书记就像一条大狼狗,它就是不咬人,看起来也很让人害怕呢。

  这威严感来自于他们对集体事物的尽心尽力,也来自于他们对自己和家人、亲戚严格的要求。那个时候,支书的家人和亲戚都自觉为支书分忧,比如,分东西的时候,遇到不太好分的情况,支书和自己的亲戚就会主动接受那比较差的一份。而劳动的时候,却需要干在前面。

  一位亲戚曾经给我讲过一件事,他当年是大队会计,有一次,全大队的会计在大队部搞年终结算,大队书记是组织者,加班加点搞到半夜,人们都饿了,书记说,弄一顿酒饭吧,光吃饭菜的出饭菜钱,喝酒的另加酒钱,大家一致同意。一群会计很麻利地在饭后核算出了钱数,大家都如数付清了,没有钱的,记在了账上,秋后分红后再扣回来。每人也就是几角钱,书记也照付一份,不例外。此事可见当时书记与大队财务的情况,也可以推知当时农村财务的透明程度。

拓展阅读:

「张垣文化」【市井故事】全家看球乐无穷(杨舒帆)

「张垣文化」二人台的形成及东西路二人台的差异(婉婷)

「张垣文化」清水河往事(王英亭)

「张垣文化」婆婆的眼睛(杨舒帆)

「张垣文化」媒人(杨舒帆)

「张垣文化」贾平凹谈新著《带灯》:"萤"照乡村 "返"射现实(杨舒帆)

「张垣文化」匆匆又一年(杨舒帆)

「张垣文化」【名家·异域风情】适者生存的人们(苏颖)

Tags:

广告位
    广告位

本栏推荐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2604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